返回首页
全本笔趣阁 > 女生小说 > 嫡女归之弃天下 > 番外:湄色天成祸(一)
q全b本b笔q趣g阁 WwW.qbbqg.com
    媚骨天成,却没有强大的支撑,注定命途坎坷。 这是她和家人走散,随着乱民涌入帝都的时候,第一个见到的人对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彼时的她懵懵懂懂并不明白话中深意,只是直觉到了危险,转身就往人群里跑。

    她人小,加上一路跋山涉水而来,瘦了很多,一下子都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可是,饿了很多天的她,在拥挤的人群中被不受自己控制地推搡着。脚下一个不稳便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人会在意一个小孩子的死活,在这大灾降临的年代。

    隐约间,她感觉到有人在踢她,甚至直接从她瘦弱的身躯上踩过去。

    死亡的阴影渐渐笼罩着她,让她感到窒息。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,人群突然散开了。没有踩踏她的人,没有死亡气息的笼罩,阳光暖暖地落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眼,抬头朝天望去,却看到一张充满怜悯的面容。

    宛若……悲悯人间的菩萨,所过之处,甘露所降。

    宛若……天边清雅绝尘的仙子,红衣绝艳似烈焰,燃烧着,温暖着。

    宛若……光。

    那仙子看着似乎只比她年长一些,一身锦缎红艳,是她可望不可即的存在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仙子都是不会老的

    那仙子轻轻驻足在她身旁,逆着光,神圣且清雅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仙子将她缓缓扶起时,指尖触碰留下的温暖。让在乱民里流浪见惯了世态炎凉的她,温暖得想要落泪。

    她伸手,想要抓住那抹光。

    仙子一点点地喂她吃下暖到心底的清粥,让她恢复了些神智。

    然后,她便用仅剩不多的力气紧紧攥着仙子的衣角。

    她是卑贱之人,本不该触碰神圣的仙子,可是……她不想冰冷地死在这冷漠的人间,那是在死后要下阿鼻地狱的。

    于是,她被仙子收留了,从此锦衣玉食,宛若贵族小姐。

    别人都说她心里深沉,别有用心。嗯……或许是的。她只想要留住那抹光明与温暖。

    后来,他们告诉她,她并不是仙子,她是南阳国的帝国之光,是南阳百姓心中神圣的圣女。

    唔……帝国之光……圣女……

    是的,她配得上这般至高无上的称谓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坚信,那是仙子,误入凡间的仙子。

    “阿浅姐姐……”怯生生的她仿佛娇嫩的含羞花,却总爱黏着徐清浅。

    “阿姐,她就是那个被你救回来的小丫头吗?”彼时,清雅绝尘的仙子身旁总站着一位少年。

    她听说过他,南阳国皇后嫡子,是南阳的绝世雅玉,是当仁不让的储君人选。

    不过是半大的孩子,却已经能显出往后的清风朗月绝世风姿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阿钰可要好好照顾她,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呢!”徐清浅轻轻揉了揉她的头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那时的南阳长公主,已经崭露头角、声名渐起,已经开始帮着皇帝处理些许朝政事务了。所以,没有过多的时间陪伴他们。

    她感受着徐清浅掌心的温暖,双眸微微眯起,宛若天边新出的皎月,看向身旁的徐凌钰。

    “唔,知道啦!”徐凌钰有些不情愿地点点头,看向乖巧得安静的她,“跟本皇子走吧,看在你是阿姐带回来的人的份儿上,你可以唤本皇子阿钰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,嘴角的笑容好像盛放的娇花,声音柔软得动人:“我叫李玉湄。”

    徐凌钰扬了扬眉,并没有多大在意她:“那我就叫你阿湄。以后少去打扰阿姐,阿姐很忙的,忙完还得休息,你不要常去打扰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!”她脆生生的应声,跟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徐凌钰,亦步亦趋地走出那四四方方的宫苑,满帝都乱窜。

    除了徐清浅偶尔会过来看看她以外,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跟着徐凌钰到处跑,就这样亦步亦趋地一起走过了年少,又到了青春美好。

    于是,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,他们尊贵的小皇子给自己找了个小媳妇。

    可是没人知道,她紧紧跟着徐凌钰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,她仅仅是在听仙子姐姐说的话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徐凌钰对此从不反驳也从不承认,模糊暧昧的态度让帝都的流言蜚语越发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到……连仙子在凡间的母亲,也就是那个传说被皇帝宠爱到后宫三千皆失色的皇后,也忍不住召见了她。

    强将手下无弱兵。

    在仙女姐姐的照顾下才得以生存,得以锦衣玉食无所忧的她,自然是不能丢了她的脸的!

    所以,她拿出了浑身解数,讨得了皇后娘娘的欢心,得到了认可。

    她能看到仙女姐姐那双星辰般璀璨的琥珀色眸子中的错愕,徐凌钰如狐狸般狡黠的凤眼中的引以为傲,还有皇后娘娘那双慈爱眸下的怜惜。

    她也很高兴,为了徐清浅,也为了徐凌钰。

    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

    她和徐凌钰的情分是自小就由仙女姐姐牵起来的,自然也会因此得到所有祝福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的所有,都是徐清浅给的。没有她的仙女姐姐,就没有今天活着的她。这一点她一直记得,直到多年后至亲之血尽染双手的夜晚。

    然而,好景不长。

    她昔日的家人认出了她知道了她如今的地位后,便想要利用她。

    徐清浅为了安抚他们,给了他们一间铺子。虽说是铺子,却是帝都最大的珠宝搂,每年都能有极可观的利润。毕竟,她家从前是商户,把铺子以作安抚也算好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人心不足蛇吞象。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满足!

    他们来找她,让她去和徐清浅讨要更多东西。

    呵!可笑!当真以为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如何和他们走散的吗?不就是嫌弃她是个累赘,趁她睡着直接扔下她就走了的吗。

    她绝不会为了这些抛弃她的人,去伤害温暖她的仙女姐姐!绝对不会!

    她严词拒绝了,没有留任何余地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没有想到,他们依旧不死心,竟然敢借着徐清浅长公主的名头在外头为非作歹,甚至欺男霸女!

    天子脚下,竟然如此肆意妄为,果然是……不想活了。还好借着徐清浅的名义做歹事……

    呵!天作孽,犹可恕。自作孽,不可活!

    没两天,这事就被皇帝知道了。那个她从未见过,却对他的威名振聋发聩。

    皇帝的大手一挥,所有的魑魅魍魉都得显出原形,所有不该存在的存在都会消失。

    仙女姐姐赏下的铺子被收回,李家犯事者被处以极刑,李家其余的青壮年,皆被杖责五十以示警告。且李家十年内,任何人都不得入仕为官。

    皇帝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便绝不会留半分情面。

    所有损南阳长公主威名清誉的人,都不该存在!

    这是他们守护光的方式。

    可她没想到,李家的事完了,徐清浅这边却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是徐清浅和她敬爱的父皇还有徐凌钰之前的问题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徐清浅已经十六岁了,在朝堂上已经将原本所有反对她的朝臣全部收服。全部……

    本该是及笄嫁人的年纪,却势如中天,连阿钰和皇帝都不及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仙女姐姐的处境,很危险。

    徐清浅手下能人异士不计其数,有远见的幕僚自然不少。明里暗里的提醒都不能引起徐清浅对阿钰和皇帝的警惕。

    仙女姐姐相信,相信她的亲人永远不会背弃她。所以,她不解释,也不反抗。

    再后来,她跟着仙女姐姐一起搬出了重懿殿,住进了华阳殿,和我们一起的,还有一个刚刚从冷宫出来的皇子。

    徐凌钰还是常常会过来找她,却……与仙女姐姐生疏了。

    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,他那无所作为的茫然才是让人最心惊的。

    她还是住在仙女姐姐的宫殿里,看着她早出晚归,夜半时分的书房依旧灯火通明,看着她闲暇时常常望着蓝天凭栏轻叹。

    仙女姐姐,心里不好受。

    可是,表面上,她还是那个光芒万丈到能与日月争辉的帝国之光,尊贵无双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常常会听着徐清浅的话去安慰那个从冷宫里出来的少年。

    那个……代表着皇帝对皇后的承诺失信的少年,是从淤泥中被帝国之光带出地狱的人。和她……很像。

    可是,那时候的她从未想过,那不过是一头自私自利且贪婪冷血的饿狼!

    朝堂之上,徐清浅和皇帝手下的朝臣各占半壁江山。

    但是,谁都看得出来,若徐清浅愿意,这个帝位非她莫属。即便……并非名正言顺地得到真正天子的认可。

    谁知道朝堂上的那些保皇派有多少是心中摇摆不定的呢?何况……帝国之光在南阳百姓心中可是至高无上的,甚至……有胜皇帝。

    可谁也都看得出来,徐清浅并无意那个天下最尊贵的位子。她只想推她的亲弟弟徐凌钰上位。

    无奈,却无力阻止事态的发生。

    帝都外有乱匪作恶,徐清浅一骑红尘,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亲兵,直捣匪巢。

    那是帝国之光的皇冠之上的有一抹荣耀。可是,也是那一次,她却重伤归来。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人知道内情,因为南阳长公主就是南阳的定海神针,是不败的神祇,是不倒的大山。她重伤昏迷的消息绝对不能传出去!

    徐清浅被偷偷送回了华阳殿,昏迷了整整十天。她看着却也无能为力,回头时蓦然发现那个一直住在华阳殿的少年露出了狠厉的目光,全然不似往日的怯懦温顺。shejizhijian.com

十分快三注册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