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全本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三国炼器师 > 第二十七章 再现“寂”字令
q全b本b笔q趣g阁 WwW.qbbqg.com
    场地中央,剧烈的硝烟翻滚着,路远都想不通,三千阵纹,又不是三千火药,你冒个毛的烟。

    “二哥,青龙刀背借我一用!”

    路远现在也是目眦欲裂,这阵纹爆裂太快了,自己居然跟不上节奏。想救都来不及,换言之,如果张飞没有后手,这一记爆裂绝对炸成渣渣了。

    关羽抽出被典韦架住的青龙偃月刀,也不多废话,马步一扎,刀身一举,路远直接一个纵跃,借着青龙偃月刀的刀背又是一个纵跃。

    这一跃,直接锁定了半空中的那名阵法师。

    那阵法师还想在空中构建防御阵纹和滞空符文,结果才写到一半,路远就糊上了脸。

    “一剑,望秋水!”

    木剑灵光一闪,路远脚刚着地,身后那阵法师的身影就坠了下来,路远将木剑一收,右手一探,直接提住。

    “此人我要了!”

    路远转过头,眼神如电,看着曹操,语气坚定无比,仿佛若是曹操敢拒绝,路远就要将他灭在这里。

    孟德兄脊背一凉,哪里敢说半个不字。

    路远的出手电光火石,而且仅仅靠着一柄木剑就一合生擒了这名三星阵法师,虽然阵法师近战是渣,但是其三星的境界摆在那里,就算是典韦想要拿下也需要费一番功夫,路远这轻描淡写的……

    曹操自然是不敢多说,他也知道,现在张飞生死未卜,路远一定正在气头上。

    “来呀,将此人与我拿下!”

    曹操在路远面前不敢出声,但是在下属面前还是相当威严的,一声令下,那之前与阵法师一道施展土遁的人就被李典,乐进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!此人与某毫无相关。”

    那土遁之人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,他是诚心诚意投奔曹操的,只不过恰好与那个阵法师选在了一个时间段而已,之后由于二人的招式都很独特,彼此之间也有了一些交集,毕竟都是身在异乡为异客之人,常常在一起唏嘘,不想,此刻竟然引火烧身了。

    曹操可不管那么多,先控制住再说,有没有问题回到许都再去追究,现在他可不想在路远面前又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路远径直将那阵法师扔到地上,从乾坤袋中甩出一盆冷水迎头就浇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解开阵纹!”

    路远目中冷冽得可怕,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已经绕上了那阵法师的脖颈。

    场中的硝烟由于阵纹的封锁,一直在翻滚,就算张飞没被之前的爆炸炸死,在这样的环境下,迟早也会被烟雾给熏死,若不能尽快解开,恐怕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刚才关羽已经试过了,从外界根本轰不开那防御阵纹,在其内的暗纹爆裂之后,仿佛激发了一个加强型禁制一般,将外面包裹的那一层防御阵纹防御力成倍的提升。

    起先,那只能防御住九星巅峰武将的阵纹,现在就算是三星仙将来了也不一定轰得开。

    路远估计自己的人手里,恐怕只有吕布才有破开此壁障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哼,跪下来求我,爷爷可以考虑一下,哈哈哈!”

    那阵法师嘴角冷笑,他知道在场数十万人,没有一个破的开自己的阵纹,现在只要自己愿意,完全可以让这些人跪拜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话音刚落,路远一脚就踹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阵法师整个人被踹飞数米,在未经阵纹加固的地面上带出一条长长的痕迹,鲜血喷了一路。

    “我没心情跟你废话,给你三息,要么破开阵纹,要么送你归西。”

    路远一把带过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,八十二斤的重量在如今的路远手里就跟个鸡毛掸子一样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是一惊,他们一直以为路远是技术流的,没想到臂力居然也如此惊人,而且,在场的人几乎都没见过路远发火,这是第一次,看到这个当朝二品的护驾将军怒意十足的一面。

    曹操心中一跳,路远的杀伐果决让他有些心惊,他一直以为路远和刘备是一路货色,为了自己的兄弟可以委曲求全,而兄弟也是路远最大的软肋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猜对了一半,兄弟的确是路远的一大软肋,但路远从不优柔寡断,也不委曲求全,路同学信奉的是,只有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才能行之有效的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“二……一!”

    路远眼中杀机一现,悬刀半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解不开此阵。”

    那阵法师顿时慌了,没有人能坦然面对死亡,他也不例外,作为阵法师,从出生开始,他的就比一般的死士要高,组织对他的培养并不像那些死板的武者一样严苛,但也正因如此,他的心理防线并没有那么强。

    他说的没错,这阵纹是组织里的高阶阵法师铭刻的,在他布置阵纹时候悄悄渗了点进去,目的很简单,就是要废掉张飞!以他的天赋和实力,根本破不开这个阵纹。

    听闻此语,路远手中青龙刀刃更是不停,直接将此人斩了。

    马勒戈壁,既然解不开,留你何用?

    路远此刻正在气头上,做事也比较冲动,没有想到留一个可供调查盘问的后手,不过既然杀都杀了,路远也就不再纠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关羽有些愣,他没想到路远真下得去手,毕竟张飞还在阵中,在场其他人都对阵纹之术完全不了解,这杀得未免有些莽撞。

    一刀落下,曹操的心也随之落下,毕竟这人是自己的一个得力部下,就这样被路远杀了,心情还是有些不太好,另一方面,曹操也在担忧这个状态的路远暴走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曹操和关羽预料,路远突然仰天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关二爷这下真的急眼了,三弟被封死局之中,四弟这下又魔怔了,这可如何是好,刘备留守豫州,要是知道发生了这种事,那不是要把自己个剥成皮。

    “二哥莫慌,小弟有一招,可解此围。”

    路远咧嘴一笑,刚才他也是被气糊涂了,疏漏了好大一张底牌。

    关羽摸了摸路同学的额头,确认这货没有发烧。

    “勿要寻你哥哥开心,你何时修炼过阵纹之法?”

    关羽一刀背就拍到了路远脑袋上,张飞被困也就算了,这是不可逆的事实,但是如果路远都傻了,那自己这二哥就彻底失职了。

    路远翻了个白眼,弹开青龙偃月刀。

    “二哥,看好吧!”

    其实在挥刀杀那阵法师的一瞬间,路远就想起来了,自己手里面还有破阵的一大利器——阵纹剑!

    这玩意上的阵纹可是慕容紫璇亲手镌刻的。

    九星巅峰阵法师亲手镌刻的阵纹!要破这么一个小阵还不是手到擒来?

    果不其然,路远仅仅使用了一柄慕容紫璇铭刻的阵纹剑,就轻而易举的破开了那不知是几星阵法师布下的暗纹。

    整个阵纹防护罩如同玻璃板寸寸崩裂,轰然塌陷。

    其内的硝烟一股脑的全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四弟,你有如此法宝,缘何不早些用?”

    关羽眼睛本来不大,但是此刻却是瞪得滚圆,尼玛这被自己人坑惨了呀。

    路远挠了挠头,自己是个炼器师,又不是阵法师,这玩意都多久没用了,再说当时自己也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谁想得到那么多。

    硝烟渐渐消散,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场地中央,一部分人期望看见一堆渣渣,毕竟张飞给他们的压迫力实在太大,敌军将领,能死就死吧。

    不过曹操显然不在这部分人里面,他想得更多,要是张飞真的出事了,那自己今天也不用走了,面对关羽和路远的双重怒火,百分之一万要走远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呀呀!哪个小兔崽子跟你家飞爷爷玩捉迷藏,这该死的破壁他娘的还捅不破。”

    粗矿的狂野吼声传出,张飞身影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吃了一惊,就算是路远,都完全无法淡定。

    张飞毛事都没有,一根汗毛都没掉!

    刚才阵纹锁爆炸的威势大家有目共睹,路远自问就算是自己在里面也很难做到毫发无损,毕竟所有退路都被封死了,而且爆炸的范围被限定得相当小,威力也是成倍提升。

    可是张飞,丈八蛇矛挑在肩上,撇了撇嘴,显然以为刚才只是个恶作剧。

    路远彻底服了,这货不是钢筋铁骨估计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一地的下巴在跳舞。

    张飞安然无恙,曹操也算是松了一口气,再也不做停留,直接退兵,这荆州太特么邪门了,他怕再待下去自己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

    路远也不留,本来还想着敲曹操一笔,不过既然张辽和徐晃都回归了,这件事也就算了,反正张飞确实没受什么伤。

    双方各自罢兵,而在那决斗的土台之上,荆州人民铸造了三座铜像,分别是文聘,关羽和张飞,以表达对三人守护荆州的感谢。

    回到城中,路远将那阵法师的遗留之物检查了一遍,在乾坤袋中,他发现了一样熟悉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寂”字令牌!

    和夜袭洛阳城的那伙人一模一样的令牌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这幕后黑手似乎是一条大鱼呀。”

    路远摩挲着下巴,眼神有些冷。

    〖|。】shejizhijian.com

十分快三计划

返回首页